拯救音乐产业

日期: 2019-12-27 04:51 浏览次数 :

云顶集团 1

随着时代的发展与科技的进步,电子游戏也在不断地进行变革。如今的电子游戏大多都制作精良,不仅有逼真的画面,甚至还有比肩好莱坞大片的故事剧情。在电子游戏商所构建的虚拟世界中,游戏玩家们可以通过相应的游戏设备或App与全球其他玩家进行互动。

电子游戏是一笔不容小觑的大生意,据了解,全球的电子游戏产值已达到数十亿美元。除此之外,当今的电子游戏产业还被人们寄予了另一个希望:拯救音乐产业!

从近二十年的票房数据中可以发现,越来越少的人愿意掏钱去听管弦交响乐演出。但是上周二在纽约布鲁克林Barclays Center体育馆举办的一场管弦乐音乐会便获得了极高的上座率和人气,原因仅仅是该音乐会通过管弦乐演奏的方式表演了著名电子游戏系列《塞尔达传说》的游戏配乐,吸引了大量的游戏粉丝。

游戏音乐会最早出现在1980年代的日本,然后传播到欧洲和美国,别以为把古典音乐演出和热门游戏结合,听起来奇怪,但绝对是复兴古典音乐演出的一种办法。尽管一些忠实乐迷认为这拉低了交响乐的逼格,可如果都没法获得年轻人的欢心,光有逼格又有什么用呢?全球90后基本上都是玩游戏长大的一代,在二次元的游戏或者是动漫里很多也是利用了交响乐队在录音棚里录制配乐,所以交响乐在游戏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交响乐在游戏中的广泛应用也在一定程度上拯救了陷入经济困顿的一些交响乐团。

《塞尔达传说》交响音乐会第一次演出于2012年推出,那次主题为《女神之诗》给玩家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后每年举办一次,延续到今年已经是第三年了,塞尔达传说交响乐团的全球巡演票房要远远好于其它交响乐团的演出。乐团里的音乐家们希望可以借由流行文化与交响乐融合的这一方式将交响乐更好地打入大众市场,使更多的观众学会欣赏这一古典的音乐风格,这个想法不仅在商业上的思考是对的,在传播古典音乐上,也是对的。

云顶集团,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古典音乐中的一些旋律依然能够被普通听众所辨识并喜爱。说到这,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和奥尔夫的博伊伦之歌的旋律就立马浮现在笔者脑海中。该乐团的客席指挥Kelly Corcoran在接受PIX11 News采访时表示:对于某些观众来说,这次音乐会可能是他们看的第一场交响乐演出,塞达尔传说的游戏配乐非常棒,观众们应当好好欣赏这一场交响演出。

布鲁克林音乐学校的董事长Piruz Partow认为:最终观众们将会逐渐接受并喜欢巴赫、莫扎特和贝多芬等大师的音乐作品。如果莫扎特或贝多芬现在还活着的话,他们肯定会为电子游戏或电影配乐创作歌曲的。绝大部分古典音乐巨作的创作根本来自于一些民间音乐的旋律。而我们这个时代的民间音乐,正是那些我们每天在手机或电子游戏中听到的流行音乐。

再说回交响乐本身,在全世界,交响乐团都面临着生存危机,观众流失,年轻观众对交响乐不感冒等导致交响乐团和古典音乐场地的票房收入逐年下滑。放下架子,投资年轻观众,不仅仅是古典音乐厅、乐团,也是中国戏曲应该去做的尝试,当有一天,为古典买单的爷爷奶奶们也不再有力气走进音乐厅享受古典音乐时,该由谁来接棒呢?

音乐不分高低,现在交响乐在中国的演出也兴起了混搭风,摇滚+交响乐、流行乐+交响乐、京剧+交响乐、经典游戏+交响乐,动漫+交响乐,凡此种种,都是为了顺应市场发展。

随着中国演出市场的细分和成熟,会发现中国的二次元音乐会还真的是不少,比如海贼王,《海贼王》交响视听音乐会2015年首次进入内地,去年该音乐会曾在香港地区获得空前成功,今年10月登陆上海卢湾体育场和北京工人体育馆。

二次元来源于日本,早期的动画、游戏作品都是以二维图像构成的,所以被称为二次元世界,二次元主要包括动画片、轻小说、漫画、游戏等四个方面。

现阶段,中国二次元行业还处于成长期。根据艾瑞咨询2015年7月发布的一份报告,2014年,核心二次元用户规模达4984万人,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达1亿人,未来核心二次元用户将会稳定增长,预计2016年规模达7008万人。二次元线下活动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演唱会和Live表演,商业模式主要围绕粉丝经济展开。

不过总的来说,无论是游戏音乐会,还是动漫音乐会,国内的音乐品质还难以与欧美日本这样音乐产业发达的国家相提并论,与此同时,欧美日本对音乐的投资和品质的要求都非常之高。

日本有光田康典、坂本英城这样的游戏音乐大师,有久石让这样的动漫音乐大师。

在游戏发达的欧美,我们曾经写到过为了塑造出逼真的游戏环境,美国的游戏开发团队经常买下一些歌曲的版权并将其投放入游戏中。游戏《看门狗》的背景设定在虚构的芝加哥市,为了配合游戏公司打造出真实的芝加哥声景,Music Dealers公司在这款游戏中授权了12首歌曲,分别来自11位不同的新生艺人。

国内二次元文化聚集的弹幕视频两大寡头,A站B站在90后、00后中拥有极高的人气。而在2015年A站B站举办的大型演出中,我们几乎看不到中国影响力。